鱼䲆鱻

风姿绰约樱落满天。
半掩羽扇枫入尘缘。

我朋友说他很多次挂机被华山砍死。(不厚道地笑了)
武当放出去的招永远打不到飞来飞去的华山orz

最近简直狮心中毒∑leoleoleo你怎么那么可爱,,(bgm大哭)
画个挂画的梗……画的太不像了看不出来吧😂

私心想画个渣渣的狮心短漫😂

#傻白甜预警

#辣眼睛预警,(草稿风)

2p蛇泉ヽ(*。>Д<)o゜

【狮心组】花吐病(练习)

花吐病(练习)

#是个萌新,文笔渣渣

#hp(但其实没怎么看过),除了借魔法梗就没了。

#剧情有些前后矛盾了,,但泉一直对游君是对后辈的喜爱。

#恋爱论。

“哼哼~”濑名泉一边熬制巧克力一脸地惬意。

“喂,sena能不能不要在药剂室里面煮巧克力,好可怕。完全不是平时的濑名啊。”

濑名刚要反击,雷欧开始了他的自说自话。

“啊,别说出答案!让我妄想一下!”

“濑名你就算再怎么喜欢我也不用这么拼着做巧克力吧!”

不出乎意料地挨了一拳,“自恋也要有个限度,国王大人。”

“这是给游君的哟!最近那位著名的魔法师大人……那个谁谁谁名字忘记了。不是做出了魔法界历史的创新嘛,花吐症药水。只要把这个加到巧克力里……游君那么不坦诚,这次的创新帮我大忙了,我才没那么期待游君对我告白的场景呢。”

游君,游君,又是游君。濑名的眼里只有游君。

雷欧干笑了几声“哇哈哈,我会写歌为你祝贺喔!”雷欧慢慢揪紧心口的位置,感受着心中慢慢滴血,明明这么多次,还以为习惯了,但果然,还是会痛。

雷欧抬起头看,那个人往常一样一脸倨傲,五官一目难忘,霜雪般的气质像花香一样四处漂溢。总是一脸不高兴的濑名现在嘴角上扬,蓝眸中的星点温柔却不是为他而产生的。

濑名的温柔不止对我一份啊……

雷欧突然抢过泉手上的未完成巧克力,嚼都不嚼的吞下去,剧烈的咳嗽声充斥在药剂室。

濑名泉知道自家国王陛下傻,但是没聊到他傻的这么清奇。连气都忘了生了,拍着雷欧的后背“你倒是吃慢一点啊,笨蛋。”“哈哈哈哈真是的我故意吓你的啦!濑名你太温柔了~”橙发少年一脸向日葵般的笑容,濑名把想责怪他的话硬生生地吞下去,巧克力没了可以再做。他也不是第一天照顾“小孩子”了。

雷欧一舔嘴唇,“濑名做的巧克力世界第一好吃!简直连是维纳斯的灵魂,维也纳的音乐!”

濑名泉的脸可见地微微红起来,他习惯性地抱起双臂,视线往墙上看“哼,就算你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。”

夜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梦之咲学院洗手池边,“呕……”
雷欧的身体隐藏在阴影处,池子里的花瓣蓝的发亮。
身体这么难受,吐出的花却这么好看呢,“啊,灵感insipiration,涌出来了……为这些蓝色可爱的小花们,。”碧绿色眼睛仿佛没有高光,嘴中吐出破碎的话语。因为太痛苦了,胃里翻江倒海地疼痛,他也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很多人撑不住要去找喜欢的人告白的原因了。

那花是和sena眼睛颜色一样的蓝,美丽而沉静,唤作鸢尾花。花语是绝望的爱。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,精致的美丽,易碎且易逝。

那种花和他对濑名的感情有些像不是吗,濑名仿佛精美的瓷器。他的喜欢像一把利刃。他都可以想象到濑名冷漠干脆地拒绝他,他只能不说出来,小心翼翼地守护自己的喜欢,不敢表白的真心。

———–———–————––——––––––

泉觉得今天的雷欧很奇怪,明明是他最喜欢的魔法创造课。换做平时他一定会幸福激昂地大喊什么:“哈哈哈~就是这个,没错灵感喷涌而出啦!小鸟和大地的声音都为我祝福!”然后名正言顺地在课桌上瞎涂音符。

今天雷欧从早上开始就一言不发,还经常拿出餐巾纸在嘴边捂着。濑名泉眯起眼睛,那是……错觉吗?蓝色的东西?

泉使劲地踢了踢雷欧的凳子。从后面递来一张纸条,雷欧打开看,只属于濑名的独特字迹:“烦死了,大清早上就病殃殃,碍眼地课都听不了了!”

“……”雷欧忍不住轻轻笑了,一如既往的濑名式关心,你见过哪个人生病影响到别人上课?
雷“没关系啦,常年的毛病?”
泉“笨蛋回去不要让luka担心啊。”
雷“啰嗦,你老妈子的性格还是没改!不听不听!濑名念经!”
泉“你刚才说出了禁语啊呵呵呵月永雷欧,期待下课吧。”
雷“不!!!!”

老师默默看着安静的教室里纸条乱飞,还把不把他这个老师放在眼里了。忍无可忍无需再忍“濑名同学和月永同学!现在立刻给我出去!”

“是!”“是!”

清晨的美好阳光照耀下来,学院里充满了温馨喜乐的气息,黑色的丝绸衬着银色的发丝和橙色的发丝,两个面容精致的少年随意搭靠着,美的像一幅画。
特别是银发少年美的像天使,配上罕见的冰蓝色瞳孔,天使张开口:“烦死了!!!!为什么我要被罚站啊!月永雷欧,一跟你摊上就没好事,总有一天杀了你省的麻烦。”
“呜哇濑名你说这种话真是糟蹋你的脸和声音。”
“……杀了你哦?”濑名微微一笑。
“啊,濑名我错了!别笑了!”

雷欧苦笑着被濑名揪起耳朵,对方好像真的很生气。脸上粉粉的,蓝色的眸子紧盯着他,像濑名这种严肃认真的好学生,不生气才奇怪呢,完了没救了,生气也好看到窒息。

喜欢的心情要决堤了,雷欧一个反胃,蓝色的花瓣撒了一地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两个人面面相觑。雷欧简直想这一刻宇宙人来接他。太尴尬了。
相比之下濑名泉表面镇定自若,甚至弯腰捡起一片花瓣仔细看了看“这是鸢尾。”但是心中已经波澜壮阔,那个雷欧居然会有喜欢的人?看起来他每天傻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乐天派,居然有恋爱的烦恼。

“喂!听好了,我没兴趣知道你喜欢谁。”濑名泉一想到每天喊着“最喜欢濑名泉了”然后笑的一脸阳光灿烂的雷欧爱上别人心里就莫名奇妙地烦躁。

“但是你好歹赶紧去告白,再拖下去花吐症迟早拖垮你的身体,女孩子才不会喜欢你这种病殃殃的类型。”不知道是因为心里烦躁,嘴上无意识地就更加毒舌了一些。

雷欧面色微白,紧咬着下唇,在思虑着什么。

“你会去找游君告白吗?”

“哈?怎么突然问这个?是想借鉴经验吗?”

“回答我!”雷欧几乎是吼出来了。“……”濑名泉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,雷欧觉得像等待法官的判刑。“……我不确定。”濑名冰蓝色的眸子充满疑虑,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定义我对游君的感情,是很喜欢很喜欢,想每天粘着他。但是这种感觉和恋爱又不一样,像是对特别可爱的后辈的关爱?

雷欧的翠绿色眼眸一瞬间熠熠生辉。“是吗……”他暗自笑起来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雷欧的眼神,就像以为丢失了宝剑的国王,拾起剑又找回了自信。一瞬间濑名泉感觉自己被光和热感染了。
“哈哈哈,那么告诉濑名吧,这些花,全部全部都是给泉的,我唯一的最重要的!独一无二的sena!”
“每天每天,光是喜欢着濑名的这份感情,享受着和濑名吵架的时间,我就已经可以创造出一生的曲子了,永远作不完的,最棒的曲子!”
“……”濑名怔住了。
“sena的回答呢?”
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。”明明之前拒绝成千的女孩子的表白那么轻易,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拒绝的话堵在嗓子里说不出来。他的蓝眸显得局促而不安。

橙色长发的少年更开心了,“sena没有拒绝我,神也终于对我笑了呢。”

“此时此刻我感到了幸福,insipiration!濑名和我的时间,还很长呢!”雷欧摘下濑名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的帽子。“笨蛋!别拉我的帽子啊……我现在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你——诶?”
橙色发色的少年惦着脚轻轻在银发少年额头上落下一吻。

第二天,雷欧没有吐花。
第三天,雷欧没有吐花。
第四天,雷欧没有吐花……
第五天,………………
第六天,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个月,濑名泉和月永雷欧在一起了。






攻略傲娇法宝就是直球啊!
知道没什么人看,自产自娱。

【瑞金】只是个小小的暗恋

#金单箭头格瑞,写着写着全变成金小天使心理活动∑

#小学生文笔(ー`´ー)

#看了瑞金告白给予练习手书激动后产物

#ooc,脑洞不够玩官方老梗orz。





“ずっと前から好きでした」”
“ドキドキ 胸の音”
“君に闻こえてないかな?”

凹凸中学的天台上,一位金发的少年缓缓的哼着歌,他的眼眸盯着和他眸色一样碧蓝的天发呆。这是他第一首学会的日语歌。

金失落地想着,就算学会了,他听不到,也没有什么意义啊……”只能继续对着天空抒发自己那空虚的爱恋吗?

“不不不!怎么可以呢!金!我可是那个金啊,振作起来!”金使劲拍自己的脸颊。

他的歌声静静地飘在空气中,屏蔽了他的耳朵,甚至都没有发现来人。

“吱呀—”天台的铁门被推开的声音。一米七的白发少年提着便当走进来。衬衫和黑夹克相得益彰,背后背一把长背包。一股子干净的味道。格瑞皱了皱眉,他本来一直去天台吃午饭,就是因为图这里安静,突然看到一个自唱自嗨还唱情歌的人。格瑞烦躁着今天是静不下来了,他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自己能听地懂日语。“从很久一前就一直一直喜欢你”这种歌词,他不害羞吗?

金终于意识到什么,他回头一望,立刻像被扼住嗓子的鸡,发不出一点音。蓝眼睛死死瞪住紫眸,脸嘭的一下晕成粉红“格,格瑞!?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格瑞默不作声地扬了下便当。带着便当来天台能干什么?这是个笨蛋,格瑞在心里鉴定。

格瑞是本校校草,没有人不认识他,也没有哪个人没听过他弹的吉他。女生们习惯于为他打call,尖叫,疯狂。格瑞为了躲避粉丝群,每天更是神神秘秘,玩凭空消失的魔术。

想去告白的人就在眼前,活的!金感觉自己呼吸都困难。其实他一直一直都很想再次遇到他。

一年前

“紫堂幻!能不能反抗一下啊!那些家伙太过分了。就任由他们把你的小斯巴达扔了吗?”

“我……”紫堂支支吾吾。他看了后面等着看笑话的人群他们嘲讽着:“什么万能小机器人,一堆破铜烂铁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”

社会垃圾人把紫堂的机器人往窗户外扔,不偏不倚砸到学校楼房露出的一点点平台上。

“去取啊,紫堂同学,那可是你的东西欸?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恐怕紫堂同学害怕地发抖呢,那个高度人要是掉下去折半条命呢。”

“别理他们,紫堂!我来!”金凶狠地瞪着这帮社会垃圾“小爷我做到这种事轻而易举!”他颤抖着将大半个身子探出窗户。“够,够到了。太好了!紫堂——幻……”意料不到地被人从后面推搡了一把,他坠了下去。

有一次离死神最亲近的经历,人会想什么?金没有害怕,只有遗憾。最温暖的秋,再也见不到你了。紫堂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,接着,接着,我还从没喜欢过一个人……真不甘心。那些漂亮又胸大的女孩子啊,下一世见吧。

突然一个人影飞速地跑来,卷起一阵风。

“嘖”意料中的疼痛没有出现,自己好像依偎在温暖的地方,抬眼一看,一个人直接将他公主抱起来,紫眸的怒火清晰可见。“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”

"诶诶诶我没死啊!"

"差一秒你就可以了。"格瑞面无表情地松开手,金砸在地上。格瑞扭了扭手腕,果然还是勉强了,为了接住这个人他整条手臂都是麻的。

"谢谢你!"金并不觉得被摔在地上有关系,他觉得心仿佛是被什么抓住了一样。可能是因为极度惊吓的原因吧,他自己为自己解释。因为他实在找不出别的理由说明他现在的情况。他没办法把他的眼睛从那个男生身上离开,心跳和血液像沸腾了。疯狂地加速。

格瑞警告地瞪了楼上的蹩事者一眼,转身就走。金还有好多想说的话,比如嘿朋友,怎么联系你啊!,或者救命恩人,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!你为什么会救我?他想问,但是……

心脏的声音,太吵了……

他担心,自己话一出口,都是颤抖的发音。

后来他看到了贴在校园各处的海报,以前金总是忽略的海报。那是救他的人弹吉他的照片。也知道了他叫格瑞,这个学校的第二颜值。第一是一个叫嘉德罗斯的外国混血。但是因为格瑞品学兼优,弹的一手撩妹吉他,才能无双。成为校草理所当然。

在他每天想着格瑞的期间,他也没有放过听音乐社团表演的时间。格瑞有40分钟的单人演奏,黑压压的人群潮水一般互相撞着金,金像溺水的人一样使劲惦着脚看台上的表演。

白净的手,灵活的手指。流淌出干净的音符,清泉撞击瓷器,风铃与海浪共鸣。都说音乐和文字可以反映一个人,那格瑞就是这样的人。和其他狂热的吉他爱好者不同,他的表情十分冷漠。金突然笑了,笑的停不下来,他小小的心脏充满了满足感。是了,此时此刻这个外表冷漠的人,其实是一个热心的人。其实会很温柔的公主抱,其实…其实…他想着想着又哭了,上一秒笑容凝固在脸上,下一秒眼泪滑出来,不能诉说的喜欢,有什么用呢,灯光集于一身的格瑞,和台下人潮中渺小的他。

已经放弃了,自己是千万中的人中的一个。萍水相逢,什么关系都没有。注定没有结果!

没有结果?…

金愣愣地看着格瑞活生生地坐在天台上,活生生地打开便当,活生生地看乐谱。瞬间在心里打自己200个耳光。

放弃个什么劲啊!金,你个笨蛋。机会,都送到你面前了啊!

金即将开始攻略格瑞的第一步★

以上写的金的暗恋,其实也包含我自己对别人的一些暗恋。暗恋嘛,说白了就是不自信。真的自信甩开膀子说告白就告白。每天日他500次,看他喜不喜欢你。(???.)格瑞式害怕.jpg

【狛日】我喜欢上同班的希望(微虐)

#小学生文笔

#是一个狛枝单箭头日向的故事XD

#少女感

#有点虐

#:)真心喜欢狛日的qwwwq希望看他们在弹丸3里能接触(咳咳扯远了)




“好绝望好绝望好绝望,这种千篇一律的生活还要进行到什么时候,好烦躁好烦躁好烦躁,我已经没有食粮了(希望)

“创,放学以后一起去ktv怎么样?”

“喂喂,谁允许你这么叫日向同学的?日向同学跟你很熟吗?”

两个女生就这么开始口角了。

“藤里同学,真是遗憾。我放学后很忙,请邀请别人吧。”日向君口上敷衍着,一边揉着太阳穴,放学后他要给↔️田补习。天知道左右田的理科多差劲,身为好友不好好督促他不行。

“拒绝的日向君也好帅!”

“对吧?被拒绝但是心情不坏啊..”

“噗”狛枝控制不住的捂嘴偷笑,女生这种生物真是有够痴汉的了。大家是笨蛋么?

“喂,你这个阴沉的家伙,不许笑啊,感觉好恶心。”唤做藤里的女生炸毛了。

她指的当然是狛枝。

因为狛枝长长的头发遮住眼睛,并且不爱说话大家把他视为异端一般的存在。不仅如此,他的座位还特地被安排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。大概连老师也不想感受到阴森森的气息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啧,又来了。”狛枝淡定地擦去脸上的血迹。他的手臂上,腿上都有淤青和血迹。“那么,这次会发生什么样的幸运呢?”

每当放学的时候,狛枝都会被那些高年级的“问候”,狛枝只是想自由自在地在学院中生活,可是他偶然说出的话无意间可以挑起别人的怒火。

这种程度的暴力,都可以称为是日常了。

但是每当痛苦过去,命运的转盘就会公平的带领他幸运。狛枝自己都很惊讶,总是捡到几万日元的钱包,还有天上下糖果雨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事,抽个奖都可以抽到特等奖华丽雪山两人游.....嘛,只是没人陪他去罢了。

现在狛枝正蹲在角落里,默默恢复着体力。他真的不恨那些伤害他的人。这一切都是已经决定好的,再挣扎有什么用呢?

“啊,狛枝君?喂,狛枝君你怎么了?”

“恩?......日向..创?”恍惚间,日向突然过来了,路边停着一辆自行车。原来是路过吗,还真是奇遇啊。

“我说啊,你怎么到处都挂彩啊,豆芽菜也要有个限度。被欺负了吗?”日向蹲在狛枝对面,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番,他的眼睛里倒映着夕阳,那份发自内心的关怀让狛枝痉挛起来。

“不要离我这么近,我这种人不值得!快回去吧日向君,回到温暖的家里,把我看成垃圾不理睬就好了啊。”

“说什么傻话,我们是同学。”日向权当他是受打击太大,拉着狛枝往最近的商店走,买了许多ok蹦。

“看来只能用这个了。忍忍吧。”
日向把狛枝长长的刘海往上捋,这家伙是不是从来不梳头啊,超,乱的!

看到狛枝的脸,日向怔了一下。他都已经做好了面对许多样子的脸的准备,毕竟狛枝从来不露出眼睛,大家都讨论是太丑了怕吓人。可是现在日向明显看到一张帅哥的脸。白色的睫毛因为紧张颤动着,墨绿色的深邃一刻不停止转动,好像狛枝本人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思考。

日向贴第一个的时候,狛枝的脸是粉红色,贴第二个的时候,已经转变成番茄红了。日向内心狂吐槽“喂,不都是男生吗?有什么好脸红的!”

非常认真的贴完所有OK蹦以后,日向捶了他一下,“已经可以了”。

“哈哈哈,明明说过不用对我这种人渣这么好的。日向君真倔呢”

“闭嘴。”

“但是,谢谢你啊,日向君。在你贴ok蹦的时候我就在想了,遇见你是不是就是我的幸运呢?在这种场合这种时候。看来今天的不是任何物品,而是人啊。你周围的浓郁的希望的气息,让我兴奋起来了。”狛枝不易察觉地舔了一下嘴唇。

“哈?你在说什么?”日向觉得这家伙大概脑袋也被打坏了。

“哈哈哈,没什么。”狛枝把连衫帽套住头,用很小的声音自言自语:“成为朋友这种事,也是奢望啊....”

“虽然不明白你前面在说些什么,但是朋友当然可以做啊,你是个有点奇怪但是本性不坏的家伙。”日向笑起来了,笑的仿佛是通往希望的钥匙。希望的信徒是逃不出去了。

“还有啊,狛枝君!”日向做了一个剪刀的手势抵在额头,“把脸露出来就行了,你的脸很帅气啊,会有许多“女性”朋友的!”日向开了个玩笑,挥挥手走掉了。

狛枝呆呆的注视着,目送着日向远了

“ 从小只有妈妈这么称赞过我。”

“呐,我啊”狛枝注视着自己被日向治愈的双手
,拨弄着ok蹦,“是不是,喜欢上日向君了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